旧友

你有没有过这样一个朋友…

你们因为一些原因不可能再联系了…

但是,走路看到熟悉的店能想到她,逛街看到她喜欢色系的衣服能想到她,看到了最牛逼的电影想告诉她,闲下来想打电话聊天想到她,背个电话号码也想到她…

然而你们不可能再有交集。

仿佛失恋了一样…

我们认识那么多年,时间让我们接触的人和事差别越来越大,话题和领域越来越远,最后终于离散。

唉……

【林秦】别害怕!我是秦明。5

【前两天看了奇葩朵朵,默默的摸上来给耗子穿上试试~】


经过了几天的突击“聊shen天xun”,秦明小盆友还是没有说话。无论林涛逗贫耍宝还是撒娇,都被一个耗子无视了。

不过鉴于每天秦明过于规律的的起床、吃饭、转圈圈(遛弯)的行为动作。林涛却更加肯定之前肯定不是自己听错了。默默的淘宝了一身给洋娃娃穿的小裙子,准备给他穿上。买裙子的时候林涛真的没有多想,觉得既然是给耗子穿肯定不能穿裤子,不然尾巴怎么办,然后高高兴兴的买了一个粉色连衣裙,还买了双洋娃娃穿的粉色高跟鞋。


裙子到货那天,林涛兴冲冲的回了家,站在笼子前面拿出了买的裙子和高跟鞋。秦明感觉这人肯定是要疯了,叉腰扶额。


一个小...

梦游记

早上和妹妹叙述了一下自己的梦,被嘲笑是天书。


可能是因为昨天喝了一天的桂花茶。

梦里又去了一趟成都。满满的桂花香味。那里有我的好朋友刘老师。梦见刘老师来接我们,然后看到她穿了一个防辐射的背心,然后说送她回家。然后就变成了沙地摩托的场景,翻山越岭送她回家。


然后又沏上一杯桂花。等着今天继续玩闹。

【林秦】别害怕!我是秦明。4

胡写...缓慢摸鱼

Ooc肯定是我的  


秦明觉得自己的听觉没了。。。并且林涛的嚎叫一直在脑海里滚动播放。


大宝看着僵住的老鼠,对林涛说:涛涛,你这个音波杀伤力满点。你看他都冻住了。


林涛终于敢把目光移到秦明身上。还好他肩膀位置足够耗子保持平衡的站立,不然秦明可能站不住就掉下去了。


“宝爷,他刚才说话了”

“屁!你那就是害怕到极致了,幻听。瞅瞅给人家耗子吓得。”

“他真的说了。”

“你再这么叫唤,老娘先掐死你!!!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
于是林涛被宝爷教育之后,默默的抱着仓鼠箱子回家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...

【林秦】别害怕!我是秦明。3

胡写...缓慢摸鱼

Ooc肯定是我的  


秦明坐在新的仓鼠窝里,嚼着今天份的苹果。觉得新收的奴隶很可爱。


此刻,林涛哆哆嗦嗦的盯着面前这个仓鼠盒子。里面的白老鼠吃相很斯文。咬一下,然后嚼嚼嚼的。啧,看的也想吃苹果了。小白鼠放下了苹果,突然走到他这边的塑料盒子,趴着他看。瞬间林涛就怂了...又默默地退到了稍远的位置。


这人,刚见面的时候那劲头真够怂的。头回见到害怕我的。有点萌怎么办啊...秦明放下苹果走到他那边扒着盒子看着他,看见林涛嗖的一下躲远了,忍不住想要扶额。天啊,这个人...我要是和你说了人话了,你还不飞起来.....

【林秦】难醉6

私设 宝宝是林涛妹妹

胡写...放个假缓了缓..继续摸鱼

ooc是我的   时间线如此混乱错在我


大宝坐在办公室里也发现事情有点玄幻。从那天见证老秦的酒量之后,到今天,队里出现了好多迷弟迷妹。有些粉儿是生扑型,比如看见林涛就是插科打诨、勾肩搭背。但是看见老秦就是另一个感觉,默默地缩在角落里,默默地萌着或者被荷尔蒙会心一击。对了,这两天头号迷弟没来啊,涛涛什么情况。

刚说完,林涛出现在了门口,叫了声老秦,抛给他一个苹果。冲秦明一笑就走了。

大宝蒙了,刚才好像看到了老秦羞涩的看着苹果。什么情况,老子这么年轻眼睛就不成了?他们这个气氛...

【林秦】别害怕!我是秦明。2

胡写...缓慢摸鱼

Ooc肯定是我的  


“他醒了?”远处有个微微颤抖的声音。然后面对这我的那双大眼睛远离,回过头去,“涛涛,真没想到你这么怂。。。五顿小龙虾我就说刚才那声鬼嚎是我,不然你就接受来自你手下的嘲笑吧。”

“谁知道你还有这个爱好,养老鼠,宝爷,越来越彪悍了。”

“六顿。”

“好的宝爷,没问题宝爷。不过这小家伙你准备什么时候放生?”

“养着不错啊,看他多可爱”

简直不能忍,你过来我要挠死你!

“你看你看,他多喜欢我~看见我直蹦”

…如此绝望的鼠生…找个还算干净的角落做下来,开始思索怎么逃跑。纸盒子应该难不倒我的。...

【林秦】别害怕!我是秦明。1

胡写...缓慢摸鱼

Ooc肯定是我的  


 各位好。我是秦明。

从生物种族来分辨我是一只老鼠。白色的老鼠。不要害怕,我日常出没在龙番警局的法医科。不要误会,我和隔壁的耗子或者哈士奇什么的不一样,我不是什么都吃,我吃素的。出没在法医科这个地方是因为我喜欢人类,无论活的或者死的。不过迄今为止,虽然见到的死人各种形态、形状的我见多了。见到的活人就三个,一个是法医科叫李大宝的一个风一样的女子。还有就是经常取报告的小黑,我不知道他叫什么,我只能说确实挺黑。再有一个就是偶然遇见的林涛。虽然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很愉快,他突破了我对于成年男子发出高频声音的认知...

©后世的预言 | Powered by LOFTER